登录    帮助        English website
 
咨询 闵图书芯 报名 微博 汲古轩
 
  2017年最新更新记录
 ·敏读会127:“天地一莎翁..
 ·敏读会128:“西游故事”..
 ·闵图妈妈小屋·英语故事会第..
 ·下月国内多景区票价降幅达5..
 ·上海迪士尼乐园“双11”推..
 ·2017年11月各分馆读者..
 ·上海共青森林公园音乐节专场..
 ·普陀区图书馆讲座:《快乐教..
 ·闵图妈妈小屋·亲子手工坊第..
 ·敏读书声第七期:上海老味道
 ·敏读会126:双子星座--..
 ·闵图妈妈小屋•..

  闵图书芯blog更新
 ·敏读会127:“天地一莎翁..
 ·敏读会128:“西游故事”..
 ·闵图妈妈小屋·英语故事会第..
 ·2017年11月各分馆读者..
 ·闵图妈妈小屋·亲子手工坊第..
 ·敏读书声第七期:上海老味道
 ·敏读会126:双子星座--..
 ·闵图妈妈小屋•..
 ·English Corne..
 ·“摄影名家走进闵行”系列摄..
 ·敏读书声第六期:忽如归 活..
 ·敏读会123:前生上海,今..
...更多

  最新咨询
【微信咨询】(通过微信公众..
【微信咨询】(可是我现在人..
【微信咨询】(请问图书馆有..
【微信咨询】(可以凭借身份..
【微信咨询】(请问少儿借阅..
【微信咨询】(想知道在9月..
【闵图手机咨询】(请问闵行..
【微信咨询】(你好,我是懒..
【闵图手机咨询】(少儿外借..
【微信咨询】(我是在闵行图..
【微信咨询】(请问图书馆捡..
...更多
我所经历的上海激战三昼夜
责任者:庄智娟     访问次数:2835     日期:2009-1-23
    今年是上海解放五十五周年。上海激战三昼夜时,我家房子正处在战争的旋涡中,为惧葬身火海也曾合家逃难,但总的来说还是有惊无险。   
    1949年5月,解放大军已打响了上海的外围战。经历过八年抗战的上海市民深知战争的残酷,逃难的逃难,储粮的储粮,总感到一场恶战即将来临。入夜,押着共产党员和爱国志士的警车不时呼啸而过;白天,闹市会刹时变成刑场,光天化日下竟在大街上杀人。收音机里“保卫大上海、血战大上海”之声甚嚣尘上,上海处在一片黎明前的黑暗中。
    当时我家在北京路浙江路口(现在科技京城),东邻是一家漆店,西邻是铜材店,铜材店隔壁的糕团店处于北京路和浙江路的拐角处。我去开封路上的湖州旅沪学校上学,必须走过苏州河上的浙江路桥,从前几个月起,浙江路桥的桥堍上,装满黄沙的麻袋,垒起比人还高的工事,荷枪实弹的国民党兵在上面虎视眈眈的注视着来往的行人。每天过桥时,我胆战心惊,走近些,害怕那杀气腾腾的士兵和他手中的长枪;离远些,又怕黑洞洞的枪口会飞出子弹击中我。就这样一天四次的提心吊胆的过桥。最紧张的几天,家里不让我们上学了,在郊区上海中学读书的哥哥也回来了,他说,那边的枪声远比市区响。全家人无事不外出,父母除了准备了上百斤的粮食和一缸咸菜外,还花了一枚银元买了一百斤小黄鱼,盐腌了做成咸鱼干,用绳子穿着,东一串,西一串的晾着,屋子里弥漫着一股鱼腥味。
    5月25日清晨,一家人醒来,突然觉得窗外特别安静,推窗观看,原来窗外已成了战场。我家当时住在临街的楼上,楼下是大众螺丝店,店主姓周,他和伙计并不住在店内,而是住在对过的弄堂里。那天上午,他和店伙跑过来察看铺面和探望我们。从他的口中,我们知道战争已经确确实实的降临了,而且两军对峙在北京路和浙江路上,北京路是解放军占领,旁边的浙江路还是国民党军队盘踞着,北京路上偶而有人从弄堂里出来,解放军就劝他们退回去,免遭流弹伤害;浙江路上出现人影,国民党兵就开枪。据他所知,除我们这儿外,东西方向的马路都是解放军占领,南北方向马路是国民党军占领(也许因为南北方向是桥头堡吧)。为了怕流弹飞入屋内,母亲用裹了被子的木板挡窗,全家退居后面的厨房和三楼。哥哥们好奇,有时会到前屋拉开被角观看,母亲马上会把他们吆喝回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除了偶而听见一两声冷枪声外,静悄悄的,没有了往日车水马龙的喧嚣,更没有激战或巷战的迹象。好在家中有粮有鱼,水电未停,全家照常举炊吃饭,也不觉得有什么不便。前一天父亲因事滞留闸北未归,当时闸北已解放,而我们这里还是战场,他不放心,打电话回来问情况。恰好姨父母作客留宿我家,父亲特别请姨父接电话,拜托他照料。电影《战上海》中出现国、共占领区的双方,在战时互通电话,有人置疑,我知道这是事实。
    屋外是战场,屋内的人照样吃饭睡觉,第一天对峙就这么过去了,第二天,家人的胆子大了,姨父和哥哥们拉开被角往外瞧的次数多了,我有时乘大人不备,也揭开被角看一眼。一次,哥哥看的时间较长,还不时发出“啊呀”的声音,问他看见了什么,他说看到从芝罘路上出来个解放军,可能要穿过浙江路到北京路上来,敌人一颗子弹击中了他,他倒在芝罘路和浙江路之间一家饭店门口,不一会,芝罘路上又跑出一位解放军,把倒下的战士背在身上,左闪一下,右闪一下,躲开敌人的子弹跑回芝罘路了。中弹的解放军不知是牺牲了还只是负了伤,我不知道,后来我每逢路过这里,就会想起那位战士。现在那家大饭店已成了几家小铺子,白云苍狗,几度春秋,生活在这里的人是不会知道,当年曾有一位解放军战士曾血溅门前。
    第二天下午,只听得楼下有敲门声,一幢房子只住着我们一家,大哥十六七岁,正是抓壮丁的年龄段,母亲叫他躲到三楼,她壮着胆子和姨父下楼开门。门外是解放军,他们敲门是要水喝,母亲上楼拿水瓶,我跟着下楼,在楼梯半腰处远远的偷看,见他们边喝水边吃自带的干粮,边回答姨父的问话,最终又灌了些水走了。临走他告诉家人千万别出去,呆在家里不会有危险的。听了解放军同志的话,家人也就安心了,小孩子憋在家里很难受,为了免得我们淘气,大人们做起费事的油饼,尽管咫尺之外两军对垒,全家人在屋子里还是吃得很香甜。
    本来是可以这样安安稳稳坐等解放的,不知怎么的,第三天,从隔壁漆店的后天井传来消息,说是泥城桥(今西藏路桥)那边着火了,隔不一会,又说火烧到厦门路了,火势蔓延如此之快,母亲沉不住气了,对门的周老板又过来问,要不要到他们那里去避一避,然后逃往安全区。据他所知,姨父母住的南市区已经解放,为了避免全家葬身火海,决定弃家出逃,先过马路,到周家歇脚,然后雇车逃往南市。周老板很热心,帮我们以一块银元一辆雇了两辆黄鱼车,全家大人小孩十来口人带着些细软仓促逃难。当时小弟弟因为断奶正和他的乳母隔离,此时也顾不得了,依旧由他的乳母抱着他坐车。
    踏黄鱼车的人对道路很熟,东西方向的马路,由解放军占领是安全的,可以走大路;南北方向的行程,他们不走大路穿弄堂。平时熙熙攘攘的北京路南京路,这时家家商店排门紧闭,除了偶而见一两个解放军走动外,不见往来的行人,寂静无声。一个小时后,我们到了解放区——大东门巡道街的姨父母家。邻居们见我们逃难而来,都来向我们打听消息,听我们讲述逃难经过,安慰我们,并邀请我们晚上去挤着住。母亲虽然也忧虑火焰是否波及我们家,但到底全家已经逃出来,因此尽量在孩子们面前抑制着愁绪。倒是弟弟的乳母,因为担心一年多的血汗将会被付之一炬,在暗暗垂泪。
    既然能安全的逃到南市,应该也能安全的返回住处,午饭后,经过商议,姨父和两个哥哥决定沿原路回去看看,房子到底烧了没有。过了两个多小时,他们兴高采烈的回来了,说是我们家住的北京路也解放了,房子好好的根本没有着火那回事。哥哥还捡了个子弹壳当宝贝似的给我们看。平安无事,全家喜出望外,于是又雇了几辆三轮车,欢天喜地浩浩荡荡地回家了。这时,沿途的商店卸下了门板,开着门或者半开着门,路上只见笑逐颜开的人群,跟我们上午出逃时完全不一样。回到家里,家里的一切原模原样,跟我们出逃前完全一样,鱼干还一串串的到处挂着,熟悉的咸腥味扑鼻而来。
    解放上海的战争就这样结束了,没有预期中的恶战巷战,没有尸横长街,没有颓垣断壁,更没有孤儿寡母。回家的第三天,我就背着书包上学了,浙江路桥桥堍上的沙包还堆着,只是上面已经没有了杀气腾腾的国民党兵了。生活日趋平静,战争仿佛离大家已经很远了,唯有餐桌上那还没有吃完的咸鱼偶而还会触发起战争的话题。 

上一条记录家庭绿意小天地
下一条记录上海外来媳妇


版权所有:闵行区图书馆
投诉、咨询电话:021-64604108   本馆地址:名都路85号(莘庄地铁南广场) 网站地图
馆长办公邮箱:点击进入


沪ICP备050134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