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帮助        English website
 
咨询 闵图书芯 报名 微博 汲古轩
 
  2017年最新更新记录
 ·市民政局公布最新版行政区划..
 ·English Corne..
 ·2017年闵行区图书馆“绿..
 ·静安区就业促进中心招聘会 ..
 ·2017年上海市成人高校招..
 ·2017年上海市民文化节苏..
 ·九十五分钟“最美”动画影片..
 ·上海保利大剧院发布全新跨年..
 ·English Corne..
 ·闵图妈妈小屋•..
 ·静安区图书馆兴趣办心悸患者..
 ·强冷空气挟雾霾南下 本周申..

  闵图书芯blog更新
 ·English Corne..
 ·2017年闵行区图书馆“绿..
 ·English Corne..
 ·闵图妈妈小屋•..
 ·闵行区马路上的秋色
 ·浦东郊野公园
 ·同心共筑中国梦,文化创新助..
 ·体育公园的秋色
 ·文化公园的秋色
 ·黎安公园的秋色
 ·金山廊下枫叶岛
 ·闵行区莘庄梅园的残荷
...更多

  最新咨询
【微信咨询】(已经还掉的书..
【微信咨询】(借了书,超过..
【闵图手机咨询】(你好刚刚..
【闵图手机咨询】(搜索下载..
【闵图手机咨询】(我想咨询..
【微信咨询】(我有图书过期..
【微信咨询】(请问有关纹绣..
【微信咨询】(你好,我在闵..
【微信咨询】(您好,想咨询..
【闵图手机咨询】(6楼那个..
【微信咨询】(我在莘庄的读..
【闵图手机咨询】(2017..
...更多
太 多 香 樟
责任者:褚 半 农     访问次数:4544     日期:2009-1-23
      一方土地养一方人,那是老话。其实,一方土地更养一方树。在我家乡这方沃土上,就养有品种繁多、杂七杂八的树,它们仪态万方,各极其致,有的亭亭玉立,有的风姿艳质,有的纠绕蟠曲,有的古老而神秘,有的伟岸而潇洒。稍微整理一下,竟有20多种。它们是:楝、椿、榆、榉、朴、梓、柞、皂荚、合欢、刺槐、桂、枣、柏、杨、谷、柿、枫杨、乌桕、桑、桃、梅、银杏等等,灌木中有槿、黄杨、冬青、酱梅等等。还有不少我叫不上树名的乔木、灌木。梓树材质精细光滑,用来做家具台面最适宜了,它还是刻章用的好材料。被俞平伯先生称之为“花开花落似丁香”的楝树,农家常将其板片做水车上的连头板子,因为楝树板的最大特点是浸水后不会翘裂。村子周围桑树不多,一到春天,小伙伴们争着养蚕,喂蚕用的桑叶采光了,就知道用柞树叶来代替。古书上说橘树生于淮南结橘,生于淮北结枳;我们村上就有一棵专结枳的枸橘树。而我们这些顽童明明知道枸橘酸得够呛,却偏要个个吃得眦牙裂嘴。
     上海的榆树完全不同于五六十年代从外地引进的白榆。两者最大的差别,一是上海榆材质坚硬,可用来造船、做农具、家具,而白榆差远了。农民把这类材质松坼、派不上用场的树都叫柴坯——意为只配当柴烧。二是一到夏秋季节,白榆满身都是毛毛虫,简直没有一张树叶是完整的,上海榆身体强壮,抗病虫害能力特强,张张叶子挺括完整。上海榆有大叶和小叶之分,大叶榆又叫榉榆树,木材坚硬而不翘裂;小叶榆当地又叫狗矢榆,树皮会一小块一小块蜕下来,材质更坚硬却会翘裂。还有一种叫朴榆的,每到春末,枝头上会结出一串串绿色的小圆果。一到这个季节,顽童们就到自家竹园里砍根细竹子,锯下一节做枪管,再用竹筷做成推杆,把朴榆果填进“枪管”做“子弹”,将推杆用力一推,随着“噼啪”一声,“子弹”就飞向远方的目标。我小时候就用这自制的“噼啪子枪”打过仗,当过“英雄”,自然也做过“敌人”。农民将朴榆果叫“噼啪子”,朴榆树自然就叫“噼啪子树”了。一次,我去绍兴游览鲁迅笔下的百草园,一进门就看到一棵又高又大的“噼啪子树”。记得鲁迅先生在文中只提到皂荚树,不知何故没有写到朴榆树。我想,可能那时他正三天两头跑药房忙着为父亲配药,或者他的兴趣全在听油蛉低唱、蟋蟀弹琴,从没玩过“噼啪子枪”,印象全无,文中自然“遗漏”了。在我们心中,鲁迅先生小时候是一个文质彬彬的好小囡。
     值得一提的还有槿树,这是一种落叶灌木,枝条很韧,可以用来编个筐什么的。夏秋季开花,淡紫色,花的造型很漂亮,宛如小牡丹花。据说还有开白花的,但没有见过。农民都把它种在园子边当绿篱。槿树叶可以用来洗头发。一到夏天,村姑农妇三三两两去捋槿树叶泡在盆里,一会水就变得又爽又滑。用这种水洗过的头发乌黑发亮,还能“促进头皮血液循环”,止痒去屑。那时的百货店里还没有洗头用的这个膏、那个露的。女人们都用槿树叶泡水洗头,从未听说哪个人生什么头皮屑的,我想这肯定得归功于槿树和那神奇的叶。槿树在农村现已大批消失,女人洗头也不再用槿树叶了,于是头皮屑还乡而来,且势头不减,每天电视里消除头皮屑苦痛的洗发液广告便是明证。建议有关厂家就地取宝,迅速开发槿树叶洗发液,保能一炮打响,畅销全国。不过,到那时切勿忘记是敝人出的金点子。
     这些年来绿化步伐不断加快,绿地面积增加不少,但绿化品种却很单调。君不见香樟、雪松、广玉兰红得发了紫,行道树以它们为主,绿地里也以它们为主,小区里又以它们为主。为什么这些树如此得宠于人?四季常绿也许是重要原因吧。本地气候特点是四季分明,种树自然也要种冬天落叶的树。况且在冬天看那落叶的树、赤裸的树,又是一番情趣,正如著名画家黄永玉先生所说的:“夏木荫浓固具郁郁葱葱之美,而冬天的树,赤裸着身躯,更见其魁梧或绰约多姿之美,那纯是线结构之美,进入抽象美的范畴了”。他甚至还说过秋冬叶落后,缠绵的枝条像是张旭的草书这样的话。不是说不要冬天常绿的树,现在的情况是本地原有的乡土树种大量减少,有的甚至被挤得全消失了,原先没有的或极少见的树种大量增加,尤其是太多常绿树,而有些常绿树种还是从外地引进的。按照专家的说法,绿化要关注到树木的多样性,应让乡土树唱主角。乡土树适应当地气候、地理条件,生长迅速,管养方便,它们是自然环境长期选择的结果,而绝不是人为选择的结果。人为选择往往带有太多的情感色彩,是人的一种本能判断。然而,情感这东西,有时并不太按道理和逻辑运行,有时是很靠不住的,不要说旁人不易理解,就是当事人自己,恐怕也难以说清道明,如当年的大肆歼灭麻雀,前几年的大举种植草坪。说过“上帝死了,上帝永远死了”这种大逆不道话语的哲学家尼采还说过这样的话:“一切本能判断就一系列因果链条来看都是目光短浅的,它们建议,什么事情需要即刻办。”而“理智主要是一种阻止对本能判断作出即时反应的制动装置,它止步,它权衡再三,它看到较长远的因果链条。”如此看来,植树绿化是否也需要一种理智的眼光?
     可惜啦,乡土树种中有不少还是挺珍贵的呢,如皂荚树、楝树、梓树的果能入药,乌桕种壳、种仁榨得的油可供工业用;枫杨的种子也可榨油,苗木可用作嫁接胡桃的砧木;本地的柿子味很涩,不能食用,可柿饼、柿蒂却能作药用。这些品种繁多、杂七杂八的乡土树还像一部儿童素质教育的教科书,与其朝夕相伴的孩子们,不用专门教授,耳闻目见,从小就能学到不少植物知识的。据最新版的《辞海》介绍,楝、梓、柞、榆、椿、刺槐、合欢等都可栽为行道树,绿化树,既然如此,繁殖、移栽应该是不存在着技术难题的。在有了香樟路、广玉兰路、梧桐树路后,是否还应出现楝树路、梓树路或者榆树路等等呢?我想。我期待着。
                         2005年第九期《海上文坛》
                       (发表时被改名为《上海的树》)
 

上一条记录赏 古 陶 石
下一条记录野草水花生


版权所有:闵行区图书馆
投诉、咨询电话:021-64604108   本馆地址:名都路85号(莘庄地铁南广场) 网站地图
馆长办公邮箱:点击进入


沪ICP备050134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