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卡号或昵称
   
首页
万年历 休闲
离2010世博会开幕还有:  
 
 
  
 
 
 
 
 

上一篇天 堂 和 地 狱      下一篇赠岁歌   
千古寒士严子陵 
[作者:蒋馥章     时间:2012-12-20   访问:1797]      
.

千古寒士严子陵

过去,人们常常 以为严子陵钓鱼台只是在桐庐七里泷峡谷,其实在富阳境内还有三个垂钓处。一个是在桐洲四面临水、景色绮丽的沙洲;另一个是在东洲乡的赤亭山,现在称鸡笼山,可惜当年严子陵的垂钓处已被围建成大鱼塘。第三个是在鹳山的西南面,宋朝淳熙年间县令李迪更在那里修建了严子陵祠,内立石碑,上刻“钓台真迹”四个字。在这里,石矶深入江心,江水在此回旋成潭,鱼虾聚集,确实是一个理想的垂钓场所。在碧绿澄清的水里,各类鱼族无不千姿百态、矫健灵活、闪闪在目。在钓台的旁边有一条古道,青石铺砌,并有石栏,可以扶手,供游人凭栏观鱼、远眺、闲步。

钓台的右侧是鹳山、后面的山石上,刻有北宋苏东坡写的“登云钓月”的横幅,字体秀外慧中,表里澄澈,正如他的为人。

严子陵垂钓处的旧址据当地老人传说,是在孙家村边的石佛寺,石佛寺就是过去的吉祥寺,寺庙的后面有像鹳山矶头那么大的大石塔,石塔旁边有棵大樟树,树底下经常有一位身披簑衣、头戴斗笠、手持钓竿、腰系鱼篓、踏着方步、飘逸潇洒的仙人(老百姓把严先生当成仙人),在霏微的富春江边徘徊,似乎是在寻找着理想的垂钓之处,他有时坐在大树底下或坐在石塔上,怡然自得地垂钓着……。

富阳的三处严子陵钓台风景秀丽,和七里泷钓台相比别有风味,更能钓到鱼。明代徐文长游鹳山时,在子陵祠题了一首诗:“碧水映何深,高踪那可寻。不知天子贵,自有古人心。”张以宁在“赤亭山钓台”的诗中说:“故人已乘赤龙去,君独羊裘钓明月。”钱宰在桐洲诗中说:“溅溅桐江潄,白石灿如语。上有子陵台,下瞰富春渚。”宋朝政治家范仲淹在“严先生祠堂记”中说:“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这些题咏,为富阳的钓台古迹增添了不少光彩和情趣。

那么为什么在富阳的严子陵垂钓处没有桐庐的名气响?主要是桐庐七里泷的钓台,因1283年文天祥慷慨就义后,1290年南宋义士谢臬羽登台设酒哭祭民族英雄文天祥被击殉国,得以闻名,实际上,富阳的钓台要比桐庐的钓台早好几个朝代,但富阳没有很好地宣传和开发所致。

严子陵,又名严光,生于公元25-220年,浙江余姚人。他博学多才,少有高名。年轻时与刘秀为同窗好友,后来刘秀即位为东汉光武帝,严光改名换姓,隐身不见。刘秀很思念他,命画工绘像,派人各处寻访。了解下落后,往返三次,才召其入京,夜间又邀子陵在洛阳殿论道叙故,并与他同榻寝卧,子陵眠后,把一只脚搁在汉光武帝腹上。第二天早上,太史向汉武帝奏曰:“客星犯帝座,状甚危急。”光武帝听后不以为然,笑着说:“朕与故人严子陵共卧耳。”接着,面授子陵为谏议大夫,严光坚辞不就。光武帝亦遂严先生之志而不臣之。辞后,严先生就跑到富阳富春江一带,隐居山林耕田垂钓,终身不仕,八十而终。

严子陵是千古寒士头一号典型,富阳最古老的名人。他不慕富贵、不媚皇亲,不买同窗好友皇帝的面子,傲世风骨,几请不出山,宁作垂钓翁的归隐客,受到人民的莫大尊敬。这与阿谀奉承、趋炎附势、开后门发横财之类的歪风邪道绝缘,而这位敢把一只脚搁在刘秀肚子上,午睡的严先生喝了高粱酒,“见了皇帝不磕头”的山东好汉们的神魂,又是何等的相道相似!

富阳的严子陵钓台不仅是一个风景点,更是这位历史老人垂落在江边的巨手,千百年来,以其特殊臂力,撩拨着人们心头的重重波澜。历代的诗人名士能够长久地被后世人传颂,主要是因为他那种灵秀俊逸的气质,“遗世独立”的高傲骨气及他“富贵与我有如浮云”不受“征辟”甘“隐遁”的志向。对光武帝欲与严光共天下,而严光不屑的高风亮节感人之深。我是富阳人,我热爱家乡,也热爱家乡的先贤,更热爱那些为民族尊严而献身的人。

      江川文学社蒋馥章
标签: 严子陵  名士  
评论系统暂时关闭


版权所有:闵行区图书馆


沪ICP备05013445号

闵行区图书馆网站访问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