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卡号或昵称
   
首页
万年历 休闲
离2010世博会开幕还有:  
 
 
  
 
 
 
 
 

上一篇难以忽视的“啃老”现象      下一篇天 堂 和 地 狱   
思絮飘落在江南水乡 
[作者:俞文达     时间:2012-12-20   访问:1653]      
.

思絮飘落在江南水乡

贾平凹说:“越人的黑舍白墙是远古的复仇精神。”我认为有道理。

因为千百年来,越王勾践的首府会稽(即绍兴),一直被称颂为“报仇雪耻之乡”。此事得从春秋晚期说起,那时江南的吴国和越国打得难分难解。先是越王勾践把吴王阖闾打死,然后又是继任的吴王夫差击败勾践。勾践利用计谋卑怯称臣,实际上发愤图强,终于在二十年后卷土重来,成了春秋时代最后一个霸主。于是勾践的计谋和忍耐,一直被后人称颂。这种复仇精神后来逐渐演化为一种解剖精神,到了鲁迅,已达大成。

另外,绍兴民居(包括江南民居)都体现出与北方民居的明显区别,就是雕刻装饰极为繁多,却极少彩画,黑瓦白墙,木料则为棕黑色,与北方的绚丽色彩相比十分淡雅。两者联系起来思考,这就是我认为贾平凹话有道理的原因。

我的故乡在浙江绍兴,我六岁离开故乡,20岁回去一次,45岁又回去一次。退休后又回去两次。我对故乡感情很深。

走进江南,回到故乡,

总会涌起一种亲情于心头。

鱼米之乡滋润了越国文明的春秋,

湖光山色编织了唐宋古道的丝绸。

如诗如画,如痴如醉,

好一幅天上人间的锦绣。

这首小诗,是我对故乡的感情的流露。是的,故乡很美,是典型的江南水乡。

去绍兴旅游,可看的地方太多了,除鲁迅故居外,有周恩来祖居,鉴湖女侠秋瑾故居,陆游写出“红酥手”一词的伤情处沈园,王羲之写兰亭序的兰亭和鹅池,大禹在此治水以至“江淮湖汉思明德”的禹王庙,有东湖,有古山阴道,宗教文化去处有柯岩,羊山大佛。还有数不过来的书画名家,文章圣手,更有历代层出不穷的状元,进士……绍兴可以说集天下一半文气于己身,尽得天下文采风流。绍兴是一座以文化而著名的城,绍兴是一个为中华民族诞生了大批优秀儿女值得骄傲的江南小城。新疆的一位作家说“不算整个江南,仅是绍兴产生的文化名人,就比无限广阔的新疆多得多。”

新疆部队作家周涛的话,使我思绪联翩,所有的思绪飞扬起来,最后都飘落在绍兴这片热土上。说到绍兴的文化名人,我想到了古代的王羲之,贺知章,陆游,王守仁,徐渭,陈洪绶。想到了现代的秋瑾,鲁迅,周作人,蔡元培,周恩来等。绍兴出这么多文化名人,这决不是种偶然现象,而是有着其历史的必然。寻其原因,一是优越的地理环境,二是浓厚的历史文化氛围,三是“时势造英雄”。特别是魏晋南北朝时期,我国历史上开始了第一次民族大迁徙,处于相对安定的江南之地,吸引了大批文人的到来。他们的到来,活跃了江南的文化空气,形成了文人云集,文教日盛的壮观景象,这些文人经常聚会,以文会友。其中最为出名的是王羲之,谢安等人的兰亭之会。

我的思绪又联想到“绍兴师爷”。我认为,周总理温文尔雅,寓刚于柔,具有师爷的品质。“师爷”是明清时代官署中的主管聘请的佐理人员,属于幕僚的一种。由于绍兴人当师爷的极多,且遍布全国,名声极大,久而久之形成了一个专门的称谓——“绍兴师爷”。清代有句俗语说“无绍不成衙”。绍,就是绍兴。当时,师爷成为绍兴人主要从事的职业之一。很多人家都是世代习幕。绍兴覆盆桥鲁迅所在的周氏家族中有10人当过师爷。祖籍绍兴的周总理祖先也是师爷出身。绍兴出师爷,就像湖南出战将,徽州出商人一样。

绍兴师爷的兴起,主要是受吴越文化中崇文轻武的影响,这里文人辈出,读书人甚多。其一,人们重视教育,因为科举竞争相当激烈。读书人要想在科举中出人头地,非常不易。科举场不顺的读书人,就选择当师爷这条路。其二,精细严谨,善于谋划,处世圆滑,老于世故,善于交际,八面玲珑,玩弄权术是师爷应具有的素质。绍兴人的这些特点,具备当师爷的条件。绍兴师爷兴于明朝中叶,盛于清朝雍正,乾隆之后。清朝的曾国荃,张之洞,左宗堂,李鸿章的身边,都有绍兴师爷。这些师爷为其主人排忧解难,出谋划策,作用非常重要。清朝的曾国藩,因为与太平军交战连连失败,乃自写奏折向朝廷请派援兵。奏折中有“屡战屡败”的语句,师爷看后,修改为“屡败屡战”。曾国藩看后大为赞赏。民国以后,绍兴师爷渐渐没落,但没落的是职业,而绍兴人善动脑子,精明,善于计算等特点却被继承下来了。“绍兴师爷”这种故乡特殊的文化现象,有力地证明,绍兴人是一个尚文的部落。

我的文化想象的思绪,又漂浮起来了。我想到了绍兴悠久的历史,我想到了绍兴丰富的文化,我想到了水的灵动和绍兴人的灵性,我想到了绍兴的山青水秀……记得有一次,我们在绍兴东湖游玩。游后,我们坐乌篷船去大禹陵。乌篷船是水乡绍兴独特的交通工具。因篾篷漆成黑色而古今闻名。陆游在山阴隐居家乡时的一首诗中说,“轻舟八尺,低篷三扇,占断萍洲烟雨”,指的就是乌篷船。乌篷船是绍兴水乡流动的生命,是古鉴湖一道独特的风景。乌篷船配上毡帽,更兼双脚划桨,在水中前进,像箭一样轻快而自如,它船身长,船篷低,乘船人稳妥又舒适,甚至还可用手拍打水面作“鸭子戏水”状,真是别有一番风味。乌篷船轻盈灵巧,却偏要用浑黑来打扮自己。据说它出现于数千年前,数千年后还继续存在着。可算得上是一种奇迹。乌篷船是越文化黑色的精灵。它从远古摇来,一路哼着咿呀的越调。

我们跳上乌篷船,坐妥,船就前进了。一叶扁舟,数扇乌篷,荡漾在东湖如镜的水面上,我们感到何等的轻松。我坐在低矮的坐板上,靠着船帮,伸手便掬起一捧水来,于是便感到自己与大自然是如此地亲近。坐船在湖中仰望,但见千仞危崖从天上压下来,那情景真是惊心动魄。这湖畔绝壁陡直险峻,犹如刀劈斧削,而临壁的东湖虽不宽阔,却深不可测。这湖,这山,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还是人工造就?后来我才知道,这里原来是古代的采石场,是石工的斧凿劈出了东湖的万丈绝壁,挖出了绝壁畔这一泓幽深的湖。人的劳动,如此壮观,令人惊叹。

站在故乡的土地上,我常常问自己:我是从哪里来的?我的灵魂是什么造就的?我来自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祖先,我的灵魂是故乡的文化滋润塑造的。一位哲人说,人诗意般地栖居在大地上。人之具有诗性,是人获得了文化灵性。文化是人生和人性的规定者。于是,我的思绪不禁追寻起江南文化的渊源来了。江南地区是中国文化的主要中心之一。河姆渡文明是中华文明的源头之一,从新石器时期起,这里就有人群在创造着人类文明。从大禹治水到越王勾践的卧薪尝胆,数千年前发生在古越国的故事,如今依旧在中国家喻户晓。数千年来,江南地区创造了丰富的文化,同时加上江南好风光,使这一地区,成为了华夏文化的一个重要的据点。了解了这,我对故乡更亲近了。我爱故乡,我爱江南。

晚上,我们在咸亨酒店用餐,感受鲁迅笔下的实物酒店浓厚的历史文化氛围。

       江川文学社    俞文达
标签: 绍兴  故乡  
评论系统暂时关闭


版权所有:闵行区图书馆


沪ICP备05013445号

闵行区图书馆网站访问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