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卡号或昵称
   
首页
万年历 休闲
离2010世博会开幕还有:  
 
 
  
 
 
 
 
 

上一篇元旦放假通知      下一篇难以忽视的“啃老”现象   
张家姆妈的后悔药 
[作者:石琦莹     时间:2012-12-20   访问:1806]      
.

张家姆妈的后悔药

那天,在文绮中学门口接儿子放学,遇到了久违的张家姆妈,她也是来接孙子的,寒暄几句后,聊到了她新闵新村的房子离学校近,孙子上学方便。她点头称是,又接着说:“学区房,又好租又好卖,等五号线延伸过来还要方便呢!”还没等我插话又来了一句感叹:“谁能想得到呢?”我不禁哑然失笑,心想,这二十年的“后悔药”怎么还没卖完。

张家姆妈是我们在安徽“小三线”时的邻居,是我父母的同事,别看她其貌不扬,文化程度也不高,可却是小三线厂里是有名的“门槛精”。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小三线全部迁回上海,我们一起从安徽来到闵行,那时上海人的住房人均面积不到5平米,我们全家5口人住在兰坪路两楼一套20平方不到的一居室内,虽然经常和故障的马桶作作斗争,但很知足,因为有了安身之处。张家姆妈却放弃了闵行的房子,挤到了父母市区的房子里居住,每日和老公两人乘厂里的班车再倒公交上下班,路上来去要费3、4个小时,但她每次都眉飞色舞地把回家称之为“回上海”。那时这种观念很普遍,“宁要市区一张床,不要闵行一套房”。因为住在市区和住在闵行有着本质的区别,一个是“上海人”,而闵行人基本上就等同于于乡下人。

过了几年,为解决职工住房问题,厂里分房子了,这一次的房子面积很大,我的父母很激动,因为他们按标准可以分到一套两房一厅,这么大的房子可是上海人的梦想啊!张家姆妈更不得了,她知道分房子靠的是人多力量大,早就把住在青岛的公公户口迁来了,按照打分标准高我们家一筹,可以分新闵新村的三房一厅。天哪!我们当时都不敢想象,三房一厅该有多大呀!但是分房子的最后结果却让我们大跌眼镜,张家姆妈放弃了,我们家升级拿到了一套三房,想想看,五楼的三房一厅,两个大阳台,全家乐得做梦都要笑醒。高兴之余也了解了一下情况,原来精明的张家姆妈消息灵通,打听到下次分房可能有市区的房子,她不愿放弃正宗上海人的身份,屈尊自己住到闵行这种乡下地方来。

我们家在感叹的同时,全心投入了新房的装修,全家总动员忙了几个月后,终于搬进了新居。站在五楼的阳台上远眺闵行新城,心旷神怡。没多久,闵行新区成立了,区里举办烟火晚会,居然把烟火安排在新村对面的闵行中学操场上燃放,得到消息,我家可热闹了,五楼朝西北边的阳台是天然观礼台啊!连住在杨浦区的大伯一家也赶来看烟火祝贺我家乔迁之喜。看着在空中绽放的朵朵礼花和宽敞明亮的房子,我心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张家姆妈会不会后悔啊!”

果不其然,没多久,企业开始改制,福利分房要取消了,张家姆妈挤上“末班车”最终只分到一套两居室,还是暗厨卫,楼层也不理想,仍然是闵行区新闵新村的房子,和我们家同住一个小区。

后来的十几年是闵行日新月异的好时光,大型超市、地铁轻轨、科技园区、高等学府,让人目不暇接;后来的十几年也是张家姆妈不停吃后悔药的十几年:“没想到会是这样, 谁能想得到呢?”一见面她总要说这句话,如同祥林嫂的唠叨,几乎成了邻居们的经典“后悔药”典故,人尽皆知。

我眼前的张家姆妈继续唠叨着,但话语之间意思似乎有些不同,她说小区世博期间大修后如何面貌一新,她还说如今购物环境和交通如何方便,又说自己的两个儿子都换了新房子,全买在了闵行…….我饶有兴趣地听着,又抬头看了看宁静而高远的蓝天,闵行的蓝天,似乎和二十年前一样,又似乎很不一样。

江川文学社—石琦莹


标签: 闵行  变化  
评论系统暂时关闭


版权所有:闵行区图书馆


沪ICP备05013445号

闵行区图书馆网站访问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