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卡号或昵称
   
首页
万年历 休闲
离2010世博会开幕还有:  
 
 
  
 
 
 
 
 

上一篇华漕镇“花知季”读书会活动      下一篇“心花怒放喜迎节日”古美馆组织公益电影放映活动   
冬夜的灯光 
[作者:石琦莹     时间:2015-3-13   访问:1291]      

冬夜的灯光

江川文学社  石琦莹

春节临近,我的故乡情结与日加深,尽管离开那个小村庄已经快三十年了,然而故乡就是这样一个地方,当你身处其中毫无知觉,而你远在天涯却日夜思念,她也似乎成了一个避难所,让在大都会紧张生活的我有一个瞬间逃避的时候,春节又是一个最好的借口,所以,只要有可能,我总会返乡过年。

今年的返乡有些不同,不用挤举世闻名的春运火车了,老公开着自驾车,带上16岁的儿子,我是拖家带口回去的。驾车固然方便,但轿车走入家庭的当今,加之正处春运期间,高速公路几乎变成了拥挤的停车场,在事故频发的徽杭高速,我们被堵住了,5小时的车程最后延长了整整一倍。当我们到达目的地---家乡村外的桥边时,已是深夜,黑暗中,潺潺的水声衬托的四野愈发寂静,在空无一人的村口,车门一开,寒气扑面而来。

这个皖南山区的古村落,背靠连绵的大山,被一条名为桃花溪的河流绕着,没有马路通入,我们只能走石桥进村。往常,我总是夸赞自己的先祖建造村子时设计的巧妙,这河流上的桥如同铁链,锁住了繁华的冲击,让我的家乡始终保持着历史的风貌,但今天,这个寒冷的冬夜,在这一刻,我真心希望可以将车开到家门口,直接推门进入温暖的室内。

车灯一关,一片漆黑,慌忙中,儿子摸出了手机照亮,三人拿着行李在寒风中走上了石桥,尽管临近春节,但寒冷的天气让习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古老乡村早已进入梦乡。

儿子边走边开玩笑说,我们参加的是“春季运动会”中的马拉松比赛,由于跑得太慢,等我们冲刺时,终点的工作人员已经下班了。

四周的荒野一片漆黑,黑黢黢的河上弥漫着水雾,我们踏着石板路过桥入村,迎着刺骨的寒风走进狭长的小巷,马头墙、门楼石衖,一切是如此熟悉,但我走过千百遍的短短的石板路今天仿佛被寒夜拉长了距离,冷风扑面,虽然已经是全副武装,一股股寒气还是无声无息的窜进了衣服。这黑暗的冬夜,我耸了耸肩膀,竭力想让自己更暖和。

突然间,我看到了前面一个巷口仿佛透着一些光亮,我的心中一喜,如同一个黑暗的大海上航行的船只找到了灯塔的光明,我们加快了脚步,是的,那里有一盏灯,一拐弯,清楚的看见巷子尽头的一片光明,小巷的底部是我家的老宅----思永堂古民居的门楼,门楼上一盏节能灯为这一条横过整个村庄的巷子带来了光明,几乎覆盖了这几十户人家的村庄的一半面积。

一定是父亲安装的路灯,睿智的他总是具有先见之明,这样的前瞻工作,就像算准了我们会晚归一般,我们兴高采烈地在一片冬夜的光明中推开了自家老宅的大门。

进门后的寒暄自不必说,一切安定后,我关了大门,想找外面那盏灯的开关,熄灯睡觉,但老母亲却说:“不用关,这盏灯每天晚上都开着,这个村子没有路灯,这是你父亲特意装的,为早出和晚归的村民照个亮。我愣住了,原来这冬夜的灯光不仅仅属于我们,它也属于整个村庄。我叹了一口气,是啊!这个历史悠久的古村落,不但无人关注,甚至还没有路灯。

我突然产生了联想,老父亲退休后回携母亲毅然从生活优越的上海回到故乡,守着这老宅,又往来家乡和上海之间,整日笔耕不辍,弘扬徽文化,呼吁家乡的古民居保护。他何尝不像自己安装的这盏路灯呢!这灯在黑暗的冬夜,偏执地为这古老而备受冷落的村庄带来寒风中的一点光明。

回沪后不久,接到了老父亲打来的长途电话,他兴奋异常的告诉我们,村子已被定为省级文物保护古村落,不但房子和石板路修过了,连路灯也装上了。我听了终于松了一口气,心想,父亲的那盏灯也许可以退休了。


标签: 冬夜  灯光  
评论系统暂时关闭


版权所有:闵行区图书馆


沪ICP备05013445号

闵行区图书馆网站访问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