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迎新春 送温暖      下一篇精彩华漕 欢乐盛典   
曹诚英先生墓前 
[作者:石磐安     时间:2012-12-20   访问:3399]      
.

曹诚英先生墓前

退休回家乡的我,如今几乎每日经过曹诚英先生墓前。她的墓座落在张家店菱角塘西侧的公路旁,而这恰是我从石家村去旺川的必经之路。这是一座普通的坟墓,用花岗石砌成的坟面,墓上镌刻了先生的生年简历,正中镶嵌一副照片,石碑上方有“江南才女”四个大字,墓门左右有一些雕花,墓前些许栏杆,但这与当年相比已经豪华了许多。一九七五年,因工作,我从上海调到皖南小三线,有机会经常回老家看望老母。那时曹诚英先生己辞世两年,每次经过墓旁,心中总是唏嘘不已,一块宽三十公分,高约五十公分的花岗石墓碑,上面刻着“曹诚英先生”之墓七个楷体字,没有墓志,坟头总是杂草丛生,一片凄凉景像,清明时节,坟头上只有旺川小学一个小花圈。

在很多人眼中,她只是个和大人物有过感情纠葛的女人而已。因为一提到曹诚英,没人会不联想到著名学者胡适,不可否认,她和胡适有过感情经历。但一个女人能被尊称为先生,肯定意味着很高的成就,她一定是个大家公认的值得尊敬的成功女性。翻开她的生平,你会发现,曹诚英担得起“先生”二字,因为她是我们中国农学界首位女教授;她是我们国家有成就的摩尔根学派遗传学植物细胞遗传学家,而不仅仅是个“绯闻女友”。

第一次听人提先生,到如今转眼六十多年过去了。不过那时的我知道的仅仅是一个叫“娟”新女性,我的堂嫂胡佩兰就是这样介绍她的。堂嫂娘家是上庄大户,胡适的本家。一九一七年,胡适大婚,她是四位伴娘之一,先生也因亲戚关系入选为伴娘,因而和堂嫂相识。堂嫂和我讲起了“娟”的不幸婚姻,她夫家是宅坦村的名门旺族,有钱有势,由于是包办婚姻,结婚后夫妇情感并不和谐。为了最求进步,婚后不久,“娟”便赴杭州女子师范读书。不久,她的丈夫胡冠英和婆婆,以没有小孩为借口纳了妾。在那个时代,一个弱女子遇到这种情况也只能逆来顺受了。但先生却是个不同一般的女子,她与生俱来的叛逆性格和自小追求的平等意识让她对丈夫娶妾这种封建恶习决不妥协,坚决提出离婚。经过多方努力终使丈夫胡冠英屈服,同意离婚。在上世纪二十年代,一个女子敢于向存在千年以上封建恶习作斗争,并取得胜利 ,可以说是开创现代妇女争取男女平等的先河。而从先生的名字中,大家也可看出一个女子追求平等的努力。诚英的“诚”字是旺川曹姓宗族辈份的排行,在男尊女卑的时代,宗族排行名是男丁的专利,姑娘家从来没有取排行名的先例,只有个随便称呼的小名,可先生却敢于逆潮流而行,她为自己取了排行名,还毕身使用,由此可看出她的独立自主性格完全不同于其他普通女子。

第一次读到介绍先生的文章,是在我的族伯石原皋所著《闲话胡适》一书的章节中。一九三七年七月,她在美国康乃尔大学完成学业后,当时正值七七抗战开始,国内各方面都比较乱,许多留学生都选择留在国外,而她一个弱女子毅然选择回国参加抗日。她自幼文才出众,完全可以向文学、诗歌创作等女孩子热衷的行业发展,但考虑中国是一个落后的农业大国,为了报效祖国,报考大学时先生毅然改学女孩子不愿涉足的农科,毕业后又赴美深造。这些都是源于她的一腔爱国热情。

拔乱反正以后,介绍先生的文章才渐渐多起来,我偶尔也翻看了一些,对先生的生平和事迹有了进一步的了解,综观她的一生,虽然没有见到她受过那种“轰轰热热”、“大红大紫”“八股 ” 式的 表彰的资料,但她的一生所做所为,足以使广大民众肃然起敬。

先生热爱共产党,愿意跟党走,一九四八年底胡适从北京南归,经南京到上海,先生在同乡家里见到胡适 ,她当面劝胡适不要再跟蒋介石走下去了。虽然没有效果,但她对党的信任由此可见一班。上海解放前夕,许多同事劝她到国外去,她不为所动 。一九五二年全国大学院系全面调整,先生被安排到沈阳农学院,她是南方人,身体也不好,北方的生活习惯肯定不适应,但还是服从党的安排,去了沈阳。一九六一年先生在一首诗词中还表达了对党的信任。

在大学教书育人期间,二十多年如一日,先生从未间断对病弱和贫困学生的爱心资助。 许多她当年的学生回忆起先生那兼含母爱的师生情 ,无不感动落泪。                     

  先生热爱家乡,情系故土的善举,也让人为之动容。她在家乡的直系亲人并不多,但退休后还是选择到故乡绩溪定居,寄居在一远房亲戚家中。生产队悯其孤弱,再三要给她盖房,均遭婉拒。先生平时省吃俭用,仅有的少数积蓄捐赠二千元用以资助旺川村购买农耕拖拉机;六九洪灾,上庄村的杨林桥被大水冲毁,先生又捐资一千元用于修桥。她是一位农业专家,退休后曾试图在家乡办一养猪场、建一气象站以造福乡里,可惜由于当时条件的限制未能如愿。先生最后留下的遗嘱是身后将所有存款献给国家….先生对乡土、对家乡人民的赤忱的爱,使当地百姓感激不已。                        

   曹诚英先生离开我们已四十年了,她的高贵品质将永远为后人所敬仰;先生对国家对人民所作的贡献,历史会有公正的评价。国家和人民不会忘记曹诚英先生,先生在地下如有所知也可以安息了。      

                                                 

                                 石磐安

二零一二年八月于旺川石家


标签: 曹诚英  胡适  
评论系统暂时关闭


版权所有:闵行区图书馆


沪ICP备05013445号

闵行区图书馆网站访问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