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赠岁歌      下一篇我 的 老 坦 克   
一 件 大 衣 
[作者: 崔鸿生     时间:2012-12-20   访问:1615]      
.

  一  件  大  衣

江川文学社    崔鸿生

李阿婆又在晒那件短大衣了,那是件墨绿色的呢大衣,已有些年头,大衣的两个袖口已经磨损,可是李阿婆却视它如珍宝,压在箱底。因为这里面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
     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李阿婆刚结婚,她一直想要一件大衣,中百一店里的一件驼色短大衣,要价44元。由于双方家庭条件有限,一直没有买。李阿婆每次逛上海,都要在那件大衣前停留几分钟。
    婚后第二年春节,夫妻俩拿到年终奖后,决定将那件大衣买回来。
     星期天一大早,丈夫骑着自行车从闵行出发。
     在一店柜台前,他正想买下那件大衣,忽然看见几对小夫妻都在买一件墨绿色的短大衣。那件大衣不但颜色好料子也好。妻子曾试过两次,可是那件大衣要价太高,64元,妻子不敢有那么高的奢望。
     今天,他是来给妻子补办结婚大衣的。他的妻子太好了,一年来没有对他有任何抱怨。他想给妻子一点弥补,给她买件好大衣。他拿出来时悄悄带的私房钱,那是他藏了半年多的加班费,数了两遍刚够买那件大衣。他一咬牙买下了,他要给妻子一个惊喜。
      他将买好的大衣挂在胸前,吹着得口哨往回赶。车子骑到梅陇时是下午一点半,他肚子饿得咕咕叫,想到镇上去买点吃的。下车一摸口袋,只剩两分钱,还不够买一个大饼。他只得拐出梅陇镇。
      车子骑到莘庄时,他饿得手脚发软,车速明显地慢了下来。
      到春申桥,他看到车间里的老王骑车往上海赶,他想喊住他,向他借点钱,可是他连叫人的力气也没有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老王的车子渐渐远去。
      他休息了一会,定了定神,咬紧牙又上了路。车子骑到颛桥时,他整个人软得有些飘了,他不敢下车休息,因为只要一下车,他就没法再上车了。他只得骑在车上抱住路边的树杆休息。
      就这样,他骑一段休息一下,一千米休息一下,九百米息一下,八百米休息一下——他就是这样数着,坚持着,终于到家了。在家门口,他没有力气下车,只能抱着大衣和车子一起倒下。
      妻子在隔壁聊天,邻居听到摔倒的声音探头一望,说你的丈夫回来了。
      妻子回家问他吃饭了没有?他只能摇摇头。可是家里没有饭,她只得到隔壁要了一碗饭,他胡乱地吃了下去,这才将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妻子哭得打了他一通。难道大衣比命还重要?他不恼,却嘿嘿地笑了。
      一晃四十多年过去了,如今大家的生活条件好了,再也没人骑车去上海买东西了。三十公里的路坐公交车只要三元钱,要快一点的还可以坐轻轨地铁。现在谁没有大衣?连鸭绒衫都不稀奇了。可是这件大衣在李阿婆心中的份量太重了,那是丈夫在患难时对自己的一份深爱。人这一辈子不就是图个夫妻和睦平平安安吗!这件大衣是他们夫妻恩爱的见证。


            2011年10月 try{parent.JS.modules[window.name].content.setHeight();}catch(e){}


标签: 大衣  
评论系统暂时关闭


版权所有:闵行区图书馆


沪ICP备05013445号

闵行区图书馆网站访问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