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帮助        English website
 
咨询 闵图书芯 报名 微博 汲古轩
 
  2017年最新更新记录
 ·“摄影名家走进闵行”系列摄..
 ·喜迎十九大 上海书城设图书..
 ·“阅读好声音”无门槛 微朗..
 ·敏读书声第六期:忽如归 活..
 ·敏读会123:前生上海,今..
 ·闵图妈妈小屋•..
 ·English Corne..
 ·2017年“绿叶助学”志愿..
 ·敏读书声《忽如归》让我感动..
 ·“摄影名家走进闵行”系列摄..
 ·2017年10月公益讲座“..
 ·湖北宣恩文澜桥灯光

  闵图书芯blog更新
 ·“摄影名家走进闵行”系列摄..
 ·敏读书声第六期:忽如归 活..
 ·敏读会123:前生上海,今..
 ·闵图妈妈小屋•..
 ·English Corne..
 ·2017年“绿叶助学”志愿..
 ·敏读书声《忽如归》让我感动..
 ·“摄影名家走进闵行”系列摄..
 ·2017年10月公益讲座“..
 ·湖北宣恩文澜桥灯光
 ·湖北宣恩狮子关
 ·湖北宜昌葛洲坝
...更多

  最新咨询
【微信咨询】(想知道在9月..
【闵图手机咨询】(请问闵行..
【微信咨询】(你好,我是懒..
【闵图手机咨询】(少儿外借..
【微信咨询】(我是在闵行图..
【微信咨询】(请问图书馆捡..
【微信咨询】(闵图的IOS..
【闵图手机咨询】(10.2..
【微信咨询】(我的一本书1..
【微信咨询】(你好,我是睿..
【微信咨询】(门口的自助图..
【微信咨询】(老师,请问在..
...更多
从涌泉寺被淹古籍谈当前古籍保护工作的紧迫性--苏品红,林世田
责任者:成雨竹     访问次数:3295     日期:2013-2-26

 一、 涌泉寺受灾抢救概况

  1、受灾情况

  2005年10月2日,七百年一遇的龙王台风肆虐福建,位于福州鼓山半山坳的涌泉寺受灾尤重。洪水挟杂泥石,汇成巨流,瞬间冲垮寺院后墙,扫荡了整个寺院。一些殿堂顿时坍塌,大部分殿堂尽管安然无恙,但是积水高达1.5米左右。收藏寺院珍贵经书的藏经殿就是这样的殿堂之一。

  藏经殿是藏经院的主体建筑。藏经院位于寺院的下方,地势较低,是类似北京四合院的一组建筑,相对独立、封闭,东西各有一侧门与外相通。藏经殿建在一个高台上,建筑物比较结实,因此在这次特大水灾中没有坍塌。但因其四合院结构形成的囤水态势,无门窗泄洪,致使洪水长时间囤积,水位高达1.5米左右。除去经橱下所垫0.24米的石块后,被淹经橱仍高达1.2米左右,致使经橱下面两层约5000余册经书直接遭遇水浸,有的被浸时间长达一天半。两层以上的其余经书也极度受潮。这些纸质文献年代久远,本身已经很脆弱,加上被带有大量细菌的浑浊泥水浸泡,更是雪上加霜。特别是所藏血经,字迹已经严重褪色。

  祸不单行的是,地处亚热带季风气候带的鼓山,在10月中旬以后,天气转阴,湿度增大,而气温仍然比较高。经过初步处理未能干躁好的经书又遭霉菌的侵袭,散发出浓烈的霉味。特别是血经,由于血渍的营养作用更利于霉菌生长,生霉情况更为严峻。不少原来只是受潮的血经,在白纸红字中夹杂着大量的黑色霉斑,有的甚至已经蔓延成片,长出一层绿色的绒毛。

  2、抢救情况

  在突如其来的特大自然灾害面前,面对狼藉一片的寺院,方丈普法法师镇定自若,指挥得方。在确保人员绝对安全的情况下,他组织全寺僧俗二众在保护、清理寺院的同时,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抢救祖国珍贵文化遗产——经书上。不少僧众舍生忘死,冒着房屋倒塌的危险,在泥渣污水中游泳救书,及时将浸泡在水中的藏经和血经转移到地势较高的弘法楼和招待所中,并不知疲倦地处理受灾经书,奋力保护祖国文化遗产,将经书受损程度降到最低。在此我们向他们表示崇高的敬意!

  面对受水、受潮的珍贵经书,普法法师深知抢救保护它们的责任重大、意义深远,容不得半点失误,更不能错失抢救良机。他及时召集相关人员开会研究抢救方案,并根据大家的提议,连夜打电话向有关专家咨询。在对受灾经书实施抢救的整个过程中,他们都认真听取相关专家的意见和建议,再结合寺院实际条件,采取了科学、有效的抢救措施,避免了破坏性抢救的发生。

  灾害发生后的两个多月里,普法法师带领僧俗二众,开展了一系列抢救工作。

  首先,将受水浸泡的经书转移到弘法楼和招待所。

  弘法楼地势较高,宽敞通透,有利于通风、排湿。因此,这里成为第一个经书暂存地。但由于受水经书多达5000余册,需要摊开摆放,还要人工去湿处理,仅弘法楼一处场地是不够的。所以,刚刚落成、尚未启用的寺院招待所便成为第二个经书暂存地。

  受水经书被转移到弘法楼和招待所后,又井然有序地被摊开摆放在晒经板和简易书台、书架上,不仅使经书及时脱离水泡的恶劣境况,而且为有效通风、去湿创造了良好空间条件,是抢救经书的重要一步。

  第二,用夹宣纸去湿的传统方法直接去除经书中的水分。

  根据有关专家的建议,普法法师果断决定使用我国传统纸张去湿的方法去除经书中的水分,即,将干净宣纸夹在经书的书叶间吸湿,反复更换,直至基本吸干纸张中的多余水分。   

  普法法师还按照藏品的价值大小,对抢救的先后顺序进行合理安排,要求先处理价值最高又最容易损坏的血经,再抢救各种刻本藏经、零刻本经书,最后处理现代出版物。

  在夹纸去湿的抢救过程中,有150多名僧人、信徒对5000余册被淹经书进行了多次置换吸湿纸的工作,置换最多的达10次以上。经过夹纸去湿,受水经书达到初步干燥。

  事实证明,这种方法对经书损害小,操作简便,去湿效果明显,是涌泉寺现有条件下可采取的最佳措施。

  第三,用酒精去除霉菌。

  仅用宣纸吸湿并不能使书叶彻底干燥,需要继续在干燥环境下实现自然干燥,或用干燥设备烘干,使纸张到达合适的含水量。涌泉寺没有现成烘干设备,而且使用烘干技术不当,也很容易造成对纸张的伤害。因此,受水经书只能寄希望自然干燥。但由于十月中旬鼓山阴湿的气候使书叶未能实现自然干燥,加上较高的气温和侵蚀书叶的洪水中夹带的细菌、微生物,致使经书接踵遭受霉菌的袭击。

  霉菌是一种微生物,是在营养基质上形成的绒毛状、蜘蛛网状或絮状菌丝体的真菌,其生命力极强,对纸张的危害极快、极大。如果不能及时遏制霉菌的生长,经书的纸张可能在很短时间内被降解、粘连、腐蚀、变烂,直至烟消云散,其后果不堪设想!

  酒精既有消毒杀菌的作用,还能快速挥发,对无字的纸张部分副作用较小,适合在无字迹的局部使用。寺院在发现经书生霉的情况后,及时征求相关专家的意见,决定用棉签蘸酒精擦除一个个霉点。经过僧俗二众的共同努力,生霉现象暂时得到有效遏制。

  第四,用抽湿机、活性炭和生石灰去除存储空间的湿气。

  经过排水,藏经殿内的积水被很快排出,但房间内的湿度之高是可想而知的,这对仍然存放在内的未受水但严重受潮的经书极为不利。存放了大量受水经书的弘法楼和招待所也同样需要排湿。然而,不管是藏经殿,还是弘法楼、招待所,房间内均无有效除湿设备,大量湿气无法排除。寺院只能依靠社会捐助的大功率抽湿机日夜不停地抽湿,并辅以活性炭、生石灰吸湿,增强去湿效果。同时,他们还利用寺院的电风扇加速空气流通,对干燥空气、抑止霉菌生长起到了一定作用。

  第五,用无毒杀菌涂料对藏经殿消毒。

  为有效抑制和杀灭藏经场所的霉菌,寺院根据相关专家的意见,采用福州神源环保公司代理的一种美国生产的无毒杀菌专业涂料消毒杀菌。这种涂料能刺破细菌的细胞壁膜,达到杀菌目的,据说对纸质文献没有任何危害。但寺院为了经书的安全起见,只把这种涂料喷涂在墙壁上,而没有直接用于经书上。在没有绝对把握的情况下,对珍贵文献采取这种谨慎的态度是值得称道的。

  第六,加高经橱下的垫石高度。

  这次洪灾中,藏经殿的积水高达1.5米左右,但由于经橱下垫有0.24 米的石头,致使被淹经书减少三分之一左右。鉴于此,在对藏经殿进行现场清理后,寺院决定将经橱下的垫石加高至0.6米,增大防水能力。

  印空法师还希望在垫石上铺一层木板,一是可增加经橱的高度,防止一般的水患;二是藏经殿地势较低,地下湿气较重,木地板可以阻隔一部分湿气。但其他法师有异议,认为铺一层木板,若发生水灾,水很难渗透到木板下面排出,加之地下湿气太重,木板很快就会被腐蚀,甚至产生虫害。双方的意见都有一定道理,但他们明白这都是权宜之计,最完善的办法就是在寺院内另建一个恒温恒湿的现代化库房。这也是寺院很久以来的愿望,但由于经费所限,尤其在这次损失惨重的灾害之后,寺院自身肯定无力实现这一愿望。

  

  二、 涌泉寺古籍保存原状

  

  福州鼓山涌泉寺始建于五代(907-960年),为福建五大丛林之首,文物古迹甚多,尤以所藏《永乐南藏》、《永乐北藏》、《嘉兴藏》、《龙藏》、历代高僧血经、明代以来经板名闻天下。这些珍贵的经书收藏在藏经殿内,经板则收藏在印经楼内。此外,寺院还收藏了部分现代出版物,如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四库全书》、(,)普通的零刻本佛经和一些《法音》、《洛阳佛教》等现代佛学刊物。

  1、珍贵经书保存原状

  涌泉寺约20000册的珍贵经书集中收藏在藏经殿中。藏经殿内无空调设备,无温湿度监控仪器,也无现代化消防设备。殿内门窗密封差,防尘效果不好。总之,这里的藏经条件与很多寺院、图书馆一样,除了有房屋、经橱外,几乎处于自然状态,温湿度随自然变化而变化。

  藏经殿面开三间,明间摆放14个经橱,东西两次间各摆放大小7个经橱。经橱中有12个是由康熙、乾隆两帝分别于1715年、1742年颁赐给涌泉寺的,其余经橱则是后代陆续配置的。《永乐南藏》、《永乐北藏》、《嘉兴藏》、《龙藏》、历代高僧血经均按照千字文的顺序存放在这些经橱中。

  a.《永乐南藏》是在1408年的《洪武南藏》刻版焚毁后不久据《洪武南藏》重刻而成。全藏636函,盛于湖蓝色绢面函套中,藏于藏经殿的东西两次间。虫蛀现象比较严重,折页处多有开裂,甚至还发现霉点。

  b.《永乐北藏》是1419-1440年在北京校勘刊行的藏经,后又续刻41函,全藏共677函。该藏上下用木制夹板夹住,两端用宽棉布带捆扎,收藏于藏经殿的明间,也有虫蛀、破口、霉迹等现象。由于以前采用全卷托裱的方式修复过,破坏了经书原貌,致使纸张加厚,容易断裂。

  c.《嘉兴藏》是十六世纪末至十七世纪初由民间募资刊刻的。该藏收藏于藏经殿的明间,大约10册一摞存放在经橱中,每摞两端用宽棉布带扎紧。因为没有木板、函套保护,这种捆扎方式无疑加快了经书的破损。《嘉兴藏》是涌泉寺藏经中残损最严重的,亟待修复。

  d.《龙藏》是1735-1738年刊刻完成的一部藏经,共724函,藏于藏经殿明间。该藏亦有破损、裂口、霉点。

  e.涌泉寺的血经都是由寺内历代高僧用自己的鲜血抄写而成。一般抄写一部经书要花三十年左右。因此,一个僧人一生写出的经书并不多,这也就是全国留下的血经非常少的缘故之一。一般寺院仅珍藏有1、2册,而涌泉寺则多达670余册,为全国之冠。其中,最早的是1638年的血经。

  涌泉寺的血经用较厚的木制夹板上下夹住,两端用较宽的棉布带牢牢地捆扎。这些血经在这次洪灾中受损状况并没有想象的严重,这也说明这种捆扎方法起到了一定防灾抗灾的作用。血经被收藏在藏经殿的东西两次间。大部分血经曾托裱过,有霉变、酸化现象。

  f.历史上的涌泉寺从宋代(1127-1279年)开始刻经,是著名的佛典印刷中心。现在保存有明代(1368-1644年)以来雕刻的11375块经板,精妙绝伦,弥足珍贵。这些珍贵经板存放在印经楼的简易木架上。有些经板因年代久远,已经残旧损坏,无法刷印的有1000余块。在这次洪灾中,所有经板幸免于难,然而经板完全存放在自然条件下,虫蛀、朽烂自是难免,何况整个印经楼全为木结构,一旦发生火灾,后果可想而知。

    

  三、 几点建议

  

  龙王台风给寺院经书造成巨大伤害,但由于寺院采取了及时有效的措施,已经把灾害减到最低程度。另一方面,就涌泉寺的经书而言,目前普遍存在霉变、破损、裂口等问题,若不及时采取有效措施,这些珍贵经书后果不堪设想。此外,寺院仍采用传统方式管理珍贵经书也有值得商榷之处。针对这些情况,特作如下建议:

  1、在寺院中建立一个现代化的恒温恒湿藏经库。

  到目前为止,涌泉寺的珍贵经书和经板还保存在自然环境下,没有空调设备,更没有现代化的监控设备。寺院为了避免经书受潮,每年都要选择在气候干燥的秋季晒经。事实证明这种措施收效甚微,经书中仍有虫屎,也有长霉、虫蛀等现象存在。不仅如此,这样的搬运无疑加大了经书被机械磨损的程度,更不利于其永久保存。

  涌泉寺地处亚热带湿润季风气候带,全年降雨多、湿度大、温度高,非常适宜虫、霉的生长。因此,建立一个恒温恒湿的现代化藏经库,是涌泉寺珍贵经书得以永久保存的根本之策。这需要争取国家财政和民间组织的共同支持才能得以实现。

  2、尽快去霉、杀菌、修复。

  如上所述,涌泉寺所藏经书仍有霉变、破损的情况存在,有的已经到了严重影响经书寿命的程度,如不及时处理,后果不堪设想。为此建议寺院筹划专项资金,尽快对有霉变、损坏的经书进行去霉、杀菌、修复。在开展这些工作时,一定要用先进的修复理念,按照科学合理的方法进行,要坚决避免破坏性保护、修复。

  3、为《嘉兴藏》制作夹板。

  涌泉寺藏《永乐南藏》、《永乐北藏》、《龙藏》、《龙藏》及历代血经,或有夹板,或有函套,保存状况相对较好。只有《嘉兴藏》,现在仍是10册左右一摞,裸露捆扎。这种捆扎方式无疑会加快经书的破损,非常不利于经书的长期保存。考虑涌泉寺潮热的气候特点,建议制作木夹板保护《嘉兴藏》。若条件许可,制作成木质书盒,保护效果将更佳。

  4、限制性开放藏经殿。

  寺院为满足民众的需求,普遍开放藏经殿,供游人参观、信众膜拜。这种长期开放管理,不利于其长久保存。我们建议尽快用现代刷印的藏经代替珍贵经书的陈列,或限制开放藏经殿。

  

  四、 几点启示

  

  龙王台风给涌泉寺带来的巨大损失不是几个定量的经济数据就能包含的,有很多无法定量的、隐性的损失更值得我们高度重视,从中吸取经验教训,获得有益的启示,防范于未然。

  当然,这里面有很多值得总结、吸取的东西,但我们的关注点在古籍保护上。

  古籍是人类文明的记录,文化的载体。中华古籍记录了华夏文明,承载着中华民族的悠久历史和深厚文化,是世界珍贵文化遗产,而且是不可再生的宝藏。

  然而,中国古籍的保存现状令人堪忧,我们眼见一些珍贵古籍衰老濒亡,或被水火、兵燹、虫霉吞噬,或被人为无意损毁。保存保护古籍已成为我们肩上的一副沉甸甸的历史重担。

  通过对涌泉寺受灾情况的认识,结合全国古籍保存保护现状,我们得到以下启示。

  1、制订防灾应急预案是古籍收藏单位的首要任务。

  水火无情,水火是古籍保存的两大竞敌,是中国古代书厄史上的两大元凶,对于进入高科技时代的人类而言,至今仍然是不可轻视的吞噬人类文化遗产的猛兽。涌泉寺遭遇龙王台风袭击、北京民族文化宫图书馆遭遇供暖管道的破裂、东南亚遭遇海啸的肆虐、美国新奥尔良遭遇飓风引发的决堤……,仅在刚刚过去的2005年一年内就发生了如此之多的意外灾难,造成无法估量的损失。一次次灾难不断警示我们:水火仍在时时刻刻威胁着古籍的安全。

  除了水火,虫霉鼠害也是不可忽视的生物灾害。尽管它们不如水火来得猛烈,但它们是在人们不知觉中悄然地吞噬古籍,一旦大规模爆发,局面难以控制。

  面对这些人类还无法完全控制、抗拒的自然灾害,我们能做的就是想办法防范于未然,一旦遭遇,才有可能最大限度减少、减轻灾害给我们造成的损失。制订防灾应急预案就成为古籍收藏单位的首要任务。

  涌泉寺对古籍的抢救应该算成功的。之所以成功,与受灾古籍数量相当较少,灾害因素单一(只是被水浸泡)有很大关系。如果有防灾应急预案,至少勿需灾难发生后才开会研究抢救古籍的方案,勿需临时咨询相关专家才能确定抢救方案,而是在第一时间按照预案有秩序的开展抢救工作,相信抢救效果会更好。

  但是,没有针对古籍的防灾应急预案的不只是涌泉寺,国内几乎还没有一家有正式成文的预案。国家图书馆在两年前曾有一个不成熟的预案,但一直未正式成文。国外有预案的古籍收藏机构也很少。由于近几年频发各种灾害,造成大量珍贵文献损失,引起了国际图联保存保护专业委员会的极大关注,该组织编写的灾难应急指南即将以多种文字面世。我们应该借此契机(东风),结合各单位实际,制订符合本单位实际的古籍防灾应急预案。这是一项刻不容缓的工作!

  2、抢救、保护濒危古籍的生命是传承中华文明的重要而紧迫的任务。

  涌泉寺对经书的保存非常重视,在保存条件并不理想的情况下,经过精心保护,使经书保存状况比较好,但其中仍有部分经书正在遭虫蛀、霉噬、酸化等损坏,有些经书破损比较严重。

  像涌泉寺这样悠久的寺院在中国这样一个历史悠久、幅员辽阔的国度为数不少。同样的,用这种传统、简陋的保存环境存储祖国珍贵文化遗产的寺院也不少。不仅是寺院,全国很多文献收藏单位基本上都是在没有任何人为控制的自然环境下存放大量珍贵文献。很多人类文化遗产无奈地处于恶劣保存环境中,或潮湿炎热,或极度干燥寒冷,任由尘土落满,任由鼠啮虫咬,任其无声湮灭。很多单位对古籍的重视程度也远不如涌泉寺,甚至根本无人管理。这就在已经很差的保存条件下,又加上了不作为的人为因素,致使古籍保存雪上加霜。

  的确,我国古籍保存状况十分令人堪忧。据初步估计,全国约有3000万册件古籍,其中有1000余万册件存在不同程度的损坏,需要抢救性修复的濒危古籍至少有20万册件。如果不能及时抢救修复、妥善保护,20万古籍也将消失殆尽。

  因此,抢救、保护濒危古籍是迫在眉睫的重要任务,需要我们用高度的历史责任感认识、对待这项具有历史意义的工作。

  3、加强古籍保护意识,普及古籍保护知识,是确保古籍得到科学保护的思想基础。

  保护珍贵文化遗产仅停留在对其重要性、迫切性的认识上是不够的,还需要广大民众,尤其是管理人员具有古籍保护意识和古籍保护基本知识,才能随时随地保护古籍,才能科学保护,而不是破坏性保护。

  涌泉寺以前修复过的经书,由于修复不科学,破坏了经书原貌,增加了生霉长虫几率,加速了纸张老化,形成破坏性修复。另外,涌泉寺每年晾晒经书的结果是弊大于利。其弊不仅在往返搬运过程中对经书的机械损伤,更在于会将虫、虫卵、有害微生物带入库房,产生虫害或霉毒。

  事实上,我国目前确实存在不科学的古籍保护修复现象。如,为工作方便,将珍贵的敦煌经卷截成两段装裱;为外表美观,整张托裱;随便使用化学胶水等制剂;等等。造成这些现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有:古籍保护意识不强,没有认识到古籍的价值,随意处理古籍;不懂得古籍保护相关知识,错误处理古籍。

  因此,要确保古籍得到科学妥善的保存保护,必须加强古籍保护意识的培养教育,大力宣传、普及古籍保护知识,使广大民众在接触、使用古籍时能自觉爱护、保护古籍,使古籍保护工作者能正确开展古籍保护、修复工作,避免破坏性保护、修复事件发生。

  4、发挥政府职能,动员社会力量,依靠民众觉悟,是保护古籍的可行之路。

  如前所述,我国现存古籍约3000万册件,其中三分之一以上需要尽快修复;保存古籍的库房普遍条件较差,有些可谓恶劣,只有少数大中型古籍收藏单位条件基本符合古籍保存环境;不少中小型图书馆经费严重不足,不可能在古籍保护工作上有投入。这是一个严峻的现实。这个现实与急需保护的古籍现状形成尖锐的矛盾。

  我们曾做过这样一个估算:如果对全国公共图书馆进行古籍普查、古籍库房条件改善、古籍修复及人才培养等,大约需要1亿美元。这样巨额资金完全依靠政府不太可行。涌泉寺抢救古籍的情况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启示。

  在对涌泉寺古籍抢救过程中,寺院不仅很好地利用了专家的指导意见,使古籍抢救工作始终科学有序的进行,还充分利用社会各界提供的物质和精神的支持,使现场很快配备抽湿机、去湿纸、活性炭、简易书台书架等设备、物质,为及时处理古籍提供了物质保障。同时,广大信徒的无偿支持、无私奉献,也为抢救古籍提供了人力保障。

  也就是说,古籍保护工作要在发挥政府的职能、解决主要资金来源的同时,充分动员社会力量,争取企业、基金会等方面的支持和投入,解决部分资金来源。此外,依靠民众对祖国文化遗产的热爱和对古籍保护重要性的认识,获得他们在道义上和行动上对古籍保护事业的支持。这也许是解决目前的供需矛盾,实现摸清古籍家底、改善古籍存放条件、修复濒危古籍的可行之路。

 

上一条记录少数民族古籍,保护面临诸多困境
下一条记录古籍老龄亟待保护


版权所有:闵行区图书馆
投诉、咨询电话:021-64604108   本馆地址:名都路85号(莘庄地铁南广场) 网站地图
馆长办公邮箱:点击进入


沪ICP备050134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