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帮助        English website
 
咨询 闵图书芯 报名 微博 汲古轩
 
  2017年最新更新记录
 ·闵图妈妈小屋•..
 ·12月公益讲座“冬季养生的..
 ·市民政局公布最新版行政区划..
 ·English Corne..
 ·2017年闵行区图书馆“绿..
 ·静安区就业促进中心招聘会 ..
 ·2017年上海市成人高校招..
 ·2017年上海市民文化节苏..
 ·九十五分钟“最美”动画影片..
 ·上海保利大剧院发布全新跨年..
 ·English Corne..
 ·闵图妈妈小屋•..

  闵图书芯blog更新
 ·闵图妈妈小屋•..
 ·12月公益讲座“冬季养生的..
 ·English Corne..
 ·2017年闵行区图书馆“绿..
 ·English Corne..
 ·闵图妈妈小屋•..
 ·闵行区马路上的秋色
 ·浦东郊野公园
 ·同心共筑中国梦,文化创新助..
 ·体育公园的秋色
 ·文化公园的秋色
 ·黎安公园的秋色
...更多

  最新咨询
【微信咨询】(五年级学生想..
【微信咨询】(已经还掉的书..
【微信咨询】(借了书,超过..
【闵图手机咨询】(你好刚刚..
【闵图手机咨询】(搜索下载..
【闵图手机咨询】(我想咨询..
【微信咨询】(我有图书过期..
【微信咨询】(请问有关纹绣..
【微信咨询】(你好,我在闵..
【微信咨询】(您好,想咨询..
【闵图手机咨询】(6楼那个..
【微信咨询】(我在莘庄的读..
...更多
散文选
责任者:张乃清编撰     访问次数:4950     日期:2005-2-24 13:31:00

老 街
陆益明

     一提到江南,便令人想到古镇;而一想到古镇,眼前便浮现出老街的景象。在人们的感觉中,老街犹如一幅湿漉漉的水墨画,充满了悠远深长的意味。 石拱桥像马鞍,骑在小河的背上;又像一个亘古老人,佝偻着腰背站在河心中,永不倦怠地注视着时间的流水,石缝中生出的枸杞藤和凤尾草,随风摇曳,如老人飘动的苍髯。站在这样的石桥上,看迷朦的细雨,看远逝的白帆,看渔船的炊烟,看黛青的山影,听欸乃的橹声,心头的郁结便悄悄化解了。
     拱桥的两端总是水车弄一样逼仄狭长的老街。从桥顶看下去,老街两侧的屋檐互相吸住,差不多只留下一条隙缝,对街的两个窗户里,人们几乎可以伸手可握,鳞次栉比的屋瓦,黑沉沉一片,忽高忽低、忽明忽暗。那闪烁着亮光的,是斜阳照着谁家的天窗玻璃。有马头风火墙的地方该是当年的绅士院落,瓦片依然漆黑,而粉墙早褪成一片浅灰色,布满了铜钱般大小的苔痕。
     走下桥堍,老街两面尽是仅容两人侧身而过的弄堂。走进冷冷清清的弄堂,弯弯曲曲地让人感到走进了一条蛇的肚子里。砖地凹凹凸凸,墙壁斑驳陆离,墙根处,剥蚀的砖块上长满了白色的硝芒。弄内有精巧的垂花门斗,可惜已经朽裂,瓦砌的花窗图案古老又美妙,从花窗望进去,天井中有井台、磨石、洗衣用的石板,晾衣竿上挂满尿布、被单,五颜六色扯起万国旗。从这样的弄堂退出来,心里说不清是该羡慕还是叹息。清早,老街人最不安宁,一开门便各唱各的调。天蒙蒙亮,水桥上便有妇女翘着屁股敲打浸了一夜肥皂的衣服。卖生煎馒头的老头把铁锅敲得叮当响。铁匠开始拉风箱生炉子。网船婆用江北腔尖喊着卖猫鱼。脚班吆五喝六地布跳板上船掮包子。菜摊上女人在讨价还价。
    中午稍微安静些,除了酒店中酒鬼在呼叫。饭后不久,书楼上传来细密的琵琶三弦声,评弹开场了。苏州女人嗲腔糯调的声音偶尔飘到老街上,一点也不吵人。临河的茶馆里烟雾弥漫,老茶客一年四季像讨孵的老母鸡一样孵在这里。即使是晒得熟鸭蛋的大伏天,他们也宁肯赤着膊挤在一起喝滚烫的茶。 傍晚时分,一片霹雳啪啦的上排门板声响,店铺几乎在同一时间打烊关门。
     夜间很静。妇姑勃谿传不到街上,豆腐店的石磨只隐隐有声。倒是“火烛小心”的铃声伴着老人嘶哑的叫喊时不时在老街上回荡。早年,还有敲更的声音,自从有了钟表,更夫便改行了。
     深夜,清冷的石板街在昏黄的路灯下泛着淡淡的光,偶尔有人穿着有掌钉的鞋走过,脚步声分外清脆。 老街日复一日地由闹而静,由静而闹,街沿石被廊檐水滴得凹陷了下去,而老街的模样并不见得有多少变化。
     老街如一块画匠的揩手布,斑驳而污杂。老街又如一株年久的秋树,萧瑟而枯黄。古老的山墙斜倾着用几根木头支撑着;沿街楼面的亭子板开裂得可以塞进一根手指;锈得只剩下一颗铁钉的门牌号呈菱形倒吊着;沿河吊脚楼的柱子只烂剩一根木芯下,使人担心随时会折断。老街的空气中有泥土味,来去匆匆的人影大多是四乡的农民。他们带来了满街的青菜萝卜,也带来了满街的泥土。
     走在这样的老街上,人会觉得从时间的隧洞中回到了几百年前。走在这样的老街上,就像在翻动一件老祖母留下的打满补丁的旧衣裳。老街是农耕时代留下的一块社会化石,老街是一张年久而泛黄的老照片。这样的老街一直被保留到本世纪的六十年代还几乎原汁原汤。三十年前的老街与三百年前的老街并无根本的区别。直到近年,老街才像一个沉睡多年的植物人忽然醒来,他被世界的变化惊得目瞪口呆。老街人都在想,除了拍电影和满足人们的一点怀旧或猎奇心理外,老街还有什么价值? 刹那间,老街成了社会大家庭中一件破旧的家具,用着不舒服,丢了便永远没有了,有点舍不得。
    于是,无数的古镇无数的老街,都面临着一种尴尬,老街怎么办?

一一摘自《岁月落叶》
(陆益明,当代七宝镇人。此文写于1994年)


七 宝 茅 台
叶 辛

      中年以上的上海人都晓得七宝大曲。 七宝大曲卖得最好的年头,上海大小商店里都能见到这种酒。还在我不会喝酒的时候,我就晓得七宝大曲了,比晓得七宝镇更早。我知道七宝大曲是烈性酒,喝起来酒味很冲,酒性很大。
    第一次喝七宝大曲,是在我的青春时代。正是“文化大革命”的夺权风暴刮得最凶那一年。弄堂里几个青工,几个当逍遥派的大中学生,乘凉乘得晚了,肚皮都有点饿,先是有人提议吃点心,后来有人说,吃点心不如喝酒。时近半夜,喝酒需要下酒菜,熟食店都已关门了,到哪里去买酒菜?一位朋友说,把钱凑出来,买的任务较给我。
     他去推自行车出来的时候,众人把钱凑出来了,一元二元,三角五角,凑出五六元钱。
     这位朋友果然能干,去了没多久,酒菜全买来了,菜是花生米、开花蚕豆、炒黄豆和一包兰花豆腐干,全是干货,却也能算下酒菜。酒呢,就是一瓶七宝大曲,酒精度甚高的,瓶盖头打开,一股浓烈的酒气弥漫在空气中。人人都说这酒太凶了,喝下去肚皮里会烧起来,不敢多喝。但酒已经买来了,每人多少得喝一点,二块六一瓶,在当时那个年头,是很贵的。我也喝了一小盅,酒味很重,直冲喉咙,辣得我连忙嚼了一块豆腐干。酒下了肚,肚皮里顿时热烘烘的,在盛夏的夜晚,浑身上下直觉得热。有几位胆小的,见我们几个先喝的都说酒太凶,不敢喝了,只勉强用筷子头蘸一点,也算尝过了。
    正是这一番经历,让我永远记住了七宝大曲。后来我去了贵州,后来我又从贵州返回上海。贵州驰名中外的茅台酒,出在我插队落户北高原茅台峡谷。从那里回上海的时候,我突发奇想,把茅台酒的酿制方法和七宝大曲结合起来,给上海创造一种名酒,就叫七宝茅台。茅台多么出名,前面在加上七种宝贝,这个酒名该多有魅力。看到的人都想买来喝。但是我一打听,说七宝大曲没有了,酒厂已经停止产酒了。
     我的七宝茅台梦破灭了,我非常失望,碰到七宝人我就问:七宝大曲为什么没有了? 近几年七宝古镇重新修缮,老街上恢复了古色古香的风情,我去过几次,发现镇上产一种小瓶的酒,我当时迫不及待喝了一小盅。一起喝的文人有的说味道不错,有的说酒味尚差,我当时只顾高兴,连声说好,我说好的意思是讲,这种名叫七宝老酒的酒,终于又面市了!我又可以做一件七宝茅台的梦了。
    七宝老酒的质量可以提高,首先得有一股好水,还得有好的窖泥,老窖泥更主要的是引进酒师,好的酒师,茅台酒厂的酒师。我们样样东西都可以从海外引进,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引进国内最好的酒师。有了这几样基础,再加上七宝原有的酿酒技术,七宝茅台还是会有希望的。 七宝茅台,七宝茅台,愿我的梦境成为现实。

——摘自《我生命的两极》
(叶辛,中国著名作家,现居住闵行区。此文写于2002年5月

 

上一条记录永远飘泊
下一条记录中残联体育艺术培训基地


版权所有:闵行区图书馆
投诉、咨询电话:021-64604108   本馆地址:名都路85号(莘庄地铁南广场) 网站地图
馆长办公邮箱:点击进入


沪ICP备050134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