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帮助        English website
 
咨询 闵图书芯 报名 微博 汲古轩
 
  2017年最新更新记录
 ·2017年闵行区图书馆“绿..
 ·静安区就业促进中心招聘会 ..
 ·2017年上海市成人高校招..
 ·2017年上海市民文化节苏..
 ·九十五分钟“最美”动画影片..
 ·上海保利大剧院发布全新跨年..
 ·English Corne..
 ·闵图妈妈小屋•..
 ·静安区图书馆兴趣办心悸患者..
 ·强冷空气挟雾霾南下 本周申..
 ·2017年静安区事业单位第..
 ·老骥伏枥、不忘初心,闵行区..

  闵图书芯blog更新
 ·2017年闵行区图书馆“绿..
 ·English Corne..
 ·闵图妈妈小屋•..
 ·闵行区马路上的秋色
 ·浦东郊野公园
 ·同心共筑中国梦,文化创新助..
 ·体育公园的秋色
 ·文化公园的秋色
 ·黎安公园的秋色
 ·金山廊下枫叶岛
 ·闵行区莘庄梅园的残荷
 ·爱的传承情暖夕阳敬老院第5..
...更多

  最新咨询
【微信咨询】(已经还掉的书..
【微信咨询】(借了书,超过..
【闵图手机咨询】(你好刚刚..
【闵图手机咨询】(搜索下载..
【闵图手机咨询】(我想咨询..
【微信咨询】(我有图书过期..
【微信咨询】(请问有关纹绣..
【微信咨询】(你好,我在闵..
【微信咨询】(您好,想咨询..
【闵图手机咨询】(6楼那个..
【微信咨询】(我在莘庄的读..
【闵图手机咨询】(2017..
...更多
乡下母亲 文/钱锦平
责任者:张乃清     访问次数:5644     日期:2007-6-17
.                                                    乡下母亲
                                                                          文/钱锦平
      母亲来城里快十年了,虽说没到过什么单位打过工,受过什么培训,但是一直和城里人打交道。她和父亲租的一爿杂货店,就在小区边上。完全是为那些住在小区里的城里人服务的。按理这么多年下来,也该算个城里人了。且其乡音里多少也夹了一些城市方言。但是她的一举一动,还是地地道道的乡下人。如果在乡下,人们觉得特正常,可是隔山如隔水,放在城里,就有鹤立鸡群的感觉。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有时让人笑,有时让人跳,有时又不得不竖起大拇指翘一翘。
      乡下人的见面问好总离不了:吃了吧?也并非真要留人吃饭,只不过是一句口头禅。当然你要老老实实说没吃,保准真能蹭上一顿。而城里人早已斯文得很,也许他们以前也是这样,但现在,无一例外都改成了你好侬好。母亲却还是原封不动,逢人仍是那句老话,特别是在她自己吃饭时,十人进来她能问十一次。且问一次用筷子敲碗边一次,花边瓷碗就发出嘎蹦脆的声音。虽说她的乡音很浓,但她敲碗的动作,再拙的人也明白。有时我委婉提醒,妈你这个动作象什么来着,人家还以为你唤什么呢。老人家当时就唬下脸了,我怎么啦。不过后来几天,还是成效显著。可是一段日子后,老人家又依然故我:吃了吗?
     有段时间店里生意不景气。老俩口琢磨着贩蔬菜卖。听人说蔬菜最赚钱,于是店门口又多了水灵鲜嫩的蔬菜。刚开始生意挺不错,每天进项也不少。一个月不到,生意就寡淡了。很多老主顾也不来了。我来帮过几次忙,终于弄清原委。做了几十年的农民,对庄稼的一茎一叶都有感情。不轻易浪费一点点。刚开始他们碍着情面,对那些扒边叶的人好言相劝陪笑脸,希望他们手下留情,但城里人不解风情,恨不能把所有的边叶都掰光,扒到菜心带回家。老俩口面对着一大堆吃也吃不了扔又舍不得的边叶儿时,终于动了肝火。后来大凡有人再没有一点眼色专拣菜心时,母亲总是没有好言语。就此得罪了不少人。弟弟开导她,扒就扒点,反正不亏还能赚点,谁不想花最少的钱买最好的东西,价格稍微上去一点,还不是羊毛出在羊身上?!母亲象宝贝她小孙子一样寸步不让:那些都是能吃的,扔了多可惜。我们小时候,连菜皮都省着吃。他们没种过地,不知道这一颗菜要花多少功夫长出来。容易吗!目光里满是揪心。仿佛庄稼生长的阵痛疼在她心上。
      在他们开杂货店前,曾接手过一个废品收购站。站址就在外环立交桥的桥洞下。那时候城市建设正在往外环线大举进军。处处都是浩浩荡荡的建筑大军。生意也相应的火爆。听说当时自家忙不过来,还请了几个帮工。但不想就此被人盯上了。有一天夜里大约十二点光景,劳累了一天,刚刚进入梦乡,住在天井里的父亲就被人用刀挟持着往门外走,和父亲同住一起的两个小帮工,浑身吓得象筛康似的,连屁也不敢放一个。母亲住在里屋,已经睡下了,朦胧中听到有什么动静,想也没想,操起橱房菜刀直往门外,边跑边骂。嗓门大得漫山遍野。那伙人一看,出来一个披头散发的人,还举着一把明晃晃的刀,刹那间逃之夭夭。据母亲后来回忆,其实当时她什么也没看见,但眼皮不停地跳,就好像要出事。直把那帮歹徒追至两亩地远才收手。回来后发现自己连鞋也没穿,赤脚追了这么远。母亲说,那时候我就想着你父亲要紧,我一个老婆子死也死得着了,怕他们什么。后来那块地被框入城区,挪着它用,母亲他们才收手不干。那两位小老乡第二天一早就辞工走了。用他们的话说,吓破胆了。但在随后的一年多时间里,一直安然无事。
     这就是我的在城市生活的乡下母亲。有时候我们挺服她的,有时候又替她难过,因为她的脾气性格总跟这个城市有间隙。难免遭人呛白。不屑。我们曾搜肠刮肚想过各种方法,希望她能合拍。可是这么多年了,我们一直无能为力。每每话未出口,她就先训起我们来。特别有先知。弄得我们很是尴尬心虚。好像成天盘算她似的。最近她又念叨着想回老家,说老宅塌了一角,再不整修怕大梁都露天了。我们趁机一起大劝特劝。她看也不看我们,摸着我孩子的头,又看了看还在襁褓中的我弟弟的孩子,摇了摇头说,再说吧。
 
 

上一条记录很想认识你 文/钱锦平
下一条记录新上海人看上海


版权所有:闵行区图书馆
投诉、咨询电话:021-64604108   本馆地址:名都路85号(莘庄地铁南广场) 网站地图
馆长办公邮箱:点击进入


沪ICP备050134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