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帮助        English website
 
咨询 闵图书芯 报名 微博 汲古轩
 
  2017年最新更新记录
 ·闵图妈妈小屋·英语故事会第..
 ·下月国内多景区票价降幅达5..
 ·上海迪士尼乐园“双11”推..
 ·2017年11月各分馆读者..
 ·上海共青森林公园音乐节专场..
 ·普陀区图书馆讲座:《快乐教..
 ·闵图妈妈小屋·亲子手工坊第..
 ·敏读书声第七期:上海老味道
 ·敏读会126:双子星座--..
 ·闵图妈妈小屋•..
 ·English Corne..
 ·景美人更美,闵行进一步推进..

  闵图书芯blog更新
 ·闵图妈妈小屋·英语故事会第..
 ·2017年11月各分馆读者..
 ·闵图妈妈小屋·亲子手工坊第..
 ·敏读书声第七期:上海老味道
 ·敏读会126:双子星座--..
 ·闵图妈妈小屋•..
 ·English Corne..
 ·“摄影名家走进闵行”系列摄..
 ·敏读书声第六期:忽如归 活..
 ·敏读会123:前生上海,今..
 ·闵图妈妈小屋•..
 ·English Corne..
...更多

  最新咨询
【微信咨询】(通过微信公众..
【微信咨询】(可是我现在人..
【微信咨询】(请问图书馆有..
【微信咨询】(可以凭借身份..
【微信咨询】(请问少儿借阅..
【微信咨询】(想知道在9月..
【闵图手机咨询】(请问闵行..
【微信咨询】(你好,我是懒..
【闵图手机咨询】(少儿外借..
【微信咨询】(我是在闵行图..
【微信咨询】(请问图书馆捡..
【微信咨询】(闵图的IOS..
...更多
乡下母亲 文/钱锦平
责任者:张乃清     访问次数:5448     日期:2007-6-17
.                                                    乡下母亲
                                                                          文/钱锦平
      母亲来城里快十年了,虽说没到过什么单位打过工,受过什么培训,但是一直和城里人打交道。她和父亲租的一爿杂货店,就在小区边上。完全是为那些住在小区里的城里人服务的。按理这么多年下来,也该算个城里人了。且其乡音里多少也夹了一些城市方言。但是她的一举一动,还是地地道道的乡下人。如果在乡下,人们觉得特正常,可是隔山如隔水,放在城里,就有鹤立鸡群的感觉。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有时让人笑,有时让人跳,有时又不得不竖起大拇指翘一翘。
      乡下人的见面问好总离不了:吃了吧?也并非真要留人吃饭,只不过是一句口头禅。当然你要老老实实说没吃,保准真能蹭上一顿。而城里人早已斯文得很,也许他们以前也是这样,但现在,无一例外都改成了你好侬好。母亲却还是原封不动,逢人仍是那句老话,特别是在她自己吃饭时,十人进来她能问十一次。且问一次用筷子敲碗边一次,花边瓷碗就发出嘎蹦脆的声音。虽说她的乡音很浓,但她敲碗的动作,再拙的人也明白。有时我委婉提醒,妈你这个动作象什么来着,人家还以为你唤什么呢。老人家当时就唬下脸了,我怎么啦。不过后来几天,还是成效显著。可是一段日子后,老人家又依然故我:吃了吗?
     有段时间店里生意不景气。老俩口琢磨着贩蔬菜卖。听人说蔬菜最赚钱,于是店门口又多了水灵鲜嫩的蔬菜。刚开始生意挺不错,每天进项也不少。一个月不到,生意就寡淡了。很多老主顾也不来了。我来帮过几次忙,终于弄清原委。做了几十年的农民,对庄稼的一茎一叶都有感情。不轻易浪费一点点。刚开始他们碍着情面,对那些扒边叶的人好言相劝陪笑脸,希望他们手下留情,但城里人不解风情,恨不能把所有的边叶都掰光,扒到菜心带回家。老俩口面对着一大堆吃也吃不了扔又舍不得的边叶儿时,终于动了肝火。后来大凡有人再没有一点眼色专拣菜心时,母亲总是没有好言语。就此得罪了不少人。弟弟开导她,扒就扒点,反正不亏还能赚点,谁不想花最少的钱买最好的东西,价格稍微上去一点,还不是羊毛出在羊身上?!母亲象宝贝她小孙子一样寸步不让:那些都是能吃的,扔了多可惜。我们小时候,连菜皮都省着吃。他们没种过地,不知道这一颗菜要花多少功夫长出来。容易吗!目光里满是揪心。仿佛庄稼生长的阵痛疼在她心上。
      在他们开杂货店前,曾接手过一个废品收购站。站址就在外环立交桥的桥洞下。那时候城市建设正在往外环线大举进军。处处都是浩浩荡荡的建筑大军。生意也相应的火爆。听说当时自家忙不过来,还请了几个帮工。但不想就此被人盯上了。有一天夜里大约十二点光景,劳累了一天,刚刚进入梦乡,住在天井里的父亲就被人用刀挟持着往门外走,和父亲同住一起的两个小帮工,浑身吓得象筛康似的,连屁也不敢放一个。母亲住在里屋,已经睡下了,朦胧中听到有什么动静,想也没想,操起橱房菜刀直往门外,边跑边骂。嗓门大得漫山遍野。那伙人一看,出来一个披头散发的人,还举着一把明晃晃的刀,刹那间逃之夭夭。据母亲后来回忆,其实当时她什么也没看见,但眼皮不停地跳,就好像要出事。直把那帮歹徒追至两亩地远才收手。回来后发现自己连鞋也没穿,赤脚追了这么远。母亲说,那时候我就想着你父亲要紧,我一个老婆子死也死得着了,怕他们什么。后来那块地被框入城区,挪着它用,母亲他们才收手不干。那两位小老乡第二天一早就辞工走了。用他们的话说,吓破胆了。但在随后的一年多时间里,一直安然无事。
     这就是我的在城市生活的乡下母亲。有时候我们挺服她的,有时候又替她难过,因为她的脾气性格总跟这个城市有间隙。难免遭人呛白。不屑。我们曾搜肠刮肚想过各种方法,希望她能合拍。可是这么多年了,我们一直无能为力。每每话未出口,她就先训起我们来。特别有先知。弄得我们很是尴尬心虚。好像成天盘算她似的。最近她又念叨着想回老家,说老宅塌了一角,再不整修怕大梁都露天了。我们趁机一起大劝特劝。她看也不看我们,摸着我孩子的头,又看了看还在襁褓中的我弟弟的孩子,摇了摇头说,再说吧。
 
 

上一条记录很想认识你 文/钱锦平
下一条记录新上海人看上海


版权所有:闵行区图书馆
投诉、咨询电话:021-64604108   本馆地址:名都路85号(莘庄地铁南广场) 网站地图
馆长办公邮箱:点击进入


沪ICP备05013445号